當前位置:南平市政府 -> 政府 -> 政務動態 -> 工作動態 -> 南平要聞

何舟坪村:點對點釋放村級組織溫暖

“人雖散,村還在”。偏遠山村怎樣做到服務全覆蓋?
發布時間:2019-07-22 08:16 來源:閩北日報 字體: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  “青壯年走四方,老年人守空房”是不少偏遠鄉村的現狀。可老年人生病、領錢、購物,青壯年就業、婚育、小孩讀書等政策咨詢、手續辦理怎么辦?光澤縣華橋鄉何舟坪村給出了一個較好的解決方法。

組設小管家:讓老人在家養老

19日一早,何興家就出門了,到留守老人家里拉拉家常。上窠村民小組戶籍人口有百余人,可在家的僅30個人,且幾乎都是老弱病殘。66歲的老黨員何興家算是組里的“年輕人”了。作為這個組的“小管家”,何興家有如家庭養老機構的簽約護工,早上到組里的留守老人、五保戶家看看,中午到他們家去轉轉,晚上還要去一次,有出村時必逐戶去問問要代辦什么事,代買什么東西。何興家說:“這只是固定動作。”

何舟坪村在華橋鄉的山頂上,從鷹廈鐵路邊的大禾山盤山198個彎才能到達,通班車沒人敢開也沒人敢坐,加上田掛在坡上,靠天吃飯,一方水土難養一方人。全村雖有7個村民小組、219戶、756口人、2200畝耕地,目前只4個村民小組不足80口人在家,耕地也90%被茅草和雜灌所覆蓋。村民形容說,“田分不出丘,路看不見痕,房不見開門,村一片寂靜。”

但最無助的就是戀家的留守老人和沒人跟的“五保戶”及遇天災人禍的貧困戶了。華橋鄉黨委書記熊星林說:“‘外面的金窩銀窩,不如家里的老窩’是農村老人難以改變的觀念。既然他們選擇了‘留守’,我們就必須讓他們留得無憂,也讓他們在外的子女放心。于是,想出了一個能替代家人照顧老人的辦法——小管家。”

何舟坪村還有人居住的八十塅、半山、上窠、下窠等4個村民小組都由本組沒外出的村干部、黨員、小組長或有愛心的村民任小管家。這些小管家除了全天候地關注老人的飲食起居情況,有病請醫拿藥送醫外,還擔負著幫耕幫種、代領養老金、代購生活用品等服務。何興家解釋說:“雖叫小管家,其實就是做孝子賢孫的事情。”

鄉設辦事點:村里事在鄉里辦

都說“女怕嫁錯郎,男怕入錯行”,可村里人還有一句,叫“人就怕生錯了地方”。半山小組陳細根的妻子丟下治病的債和年幼的兒子去世了,何舟坪小學早就關門了,陳細根只好去縣城租房子,一邊踩人力車賺錢,一邊帶孩子讀書。今年2月小孩入學,校方說需村里開一份家庭困難證明。這事雖是好事,可對陳細根來說,卻是一件難辦到的事情。

為什么?因為陳細根住的何舟坪村太偏遠。坐班車到華橋鄉下了車,再去何舟坪就沒有班車了,只能一步一步走15公里的山路才能到村里。如今是“流動的村民,留守的村”,即使是運氣好能碰到管公章的人開了證明,一上一下花去了近一天時間,再去鄉里找民政辦簽字蓋章時,工作人員早已下班回家了。讓陳細根驚喜的是,村干部在他預約的電話里告訴他,可直接去華橋辦事點。

何舟坪村便民辦事點就設在鄉政府所在地的華橋街邊上。裝修一新的辦事點,有接待廳、辦公室,有便民辦事一次性告知、相關政策解讀等,還有一名黨群工作者常態坐班。為了方便村民節假日辦事,在辦事點外還張貼了辦事員的手機號碼。熊星林說:“對村民來說,也許一年就回村辦一兩次事,但雇車要花錢,走路要花整天的時間,在華橋設個點就方便多了。”

那天,陳細根坐班車到華橋下車,才走百來米就到了辦事點。坐班的羅建英讓他一邊喝茶一邊說家庭情況,開好證明、蓋好章后,又帶他去鄉民政辦簽意見、蓋公章,陳細根回到縣城還踩人力車送了好幾位客人。他對村里在華橋鄉所在地設辦事點贊不絕口:“這叫服務下山,村民喜歡!”

縣設村會場:把村里會放城里開

開村民大會,在何舟坪村是個“兩難”的事。村級因為“人不在家,叫不全人”發愁;村民為“離村太遠,沒法回去”犯愁。去年村級組織換屆,在圣農上班的八十塅組的官文星接到電話通知,又和以往一樣犯愁了:一是趕回村里就投那么一張票要花一天時間,去還是不去?二是那天不是假期,能不能請到假?正當他猶豫不決時,村里來電話說:“晚上開會,就在縣城的教育局。”

這個電話對官文星來說不啻天降福音,他按指定時間和地點來縣教育局會場,沒費回村的周折、沒誤上班的時間就投下了神圣的一票。村黨支部書記龔美文說:“何舟坪村共756口人,除了少數在外省外縣,有500多口人在縣城居住。為了解決村民回村辦事難和參加會議難問題,村里在落實原有“全程代辦制”的基礎上,去年又在掛點單位縣教育局設了村會場。”

把村里會放城里開,有效地解決了“村里的事,村民要知道、要參與、要決策、要監督、要作主和黨組織要引領”問題,同時也為村里有效服務提供了平臺。熊星林說:“民生無小事。村民的難處,就是基層組織的著力處。開會方便了,參與率高了,有好政策、好事情,村民能第一時間知道,就能及時轉化為發展的動力,村民就能及時分享發展的紅利。”

有為留守老人養老的“小管家”,有為村民辦事的鄉所在地“辦事點”和解決開村民大會難的縣城“村會場”,再加上原有的“何舟坪村人微信群”和“全程代辦制”,何舟坪村雖然村民遠離家鄉,仍然做到服務不留盲區、死角,基本實現全覆蓋。

采訪感言

解“困”排“難”的啟示

在一些偏遠鄉村,雖是“村還在,人已散”,但無論人在何方,根還在村里。不說鄉愁、記憶,就說最現實的就業、婚育、小孩上學,沒有出生地那份證明便無從談起,還有留在家里的老人,誰來關照?

“流動的村民,留守的村”。眼下的現實是:守土有責的村級與需要服務的村民有如困在旋轉門里的兩格,接受服務與提供服務處于難以對接境地。村干部有勁無處使,村民有難無處解。

困難、困難,被“困”了才“難”。懷著“民生無小事”之心,才有解“困”排“難”之智慧。留守老人沒人管,設個“小管家”;村民辦事太難就在鄉所在地設個“辦事點”;開村民大會難,就在近的地方設個“村會場”,問題便迎刃而解。

解決工作之難,有如“腦筋急轉彎”,揭底了“就那么回事”,難就難在揭底之前的冥思苦想,但這需要責任擔當作底氣。有底氣了,工作才能順利開展。

轉載鏈接:
上一篇:省領導到南平調研災后重建和農村飲水安全工作
下一篇:7月21日,武夷山市五夫鎮舉辦一年一度的荷花節
北京赛车开奖视频